· JET PEOPLE

末日前,與羅家聰吃飯上經濟課

全球經濟低迷,自然想找個經濟專家解答疑難,指點迷津。邀約「KC博士」羅家聰訪問,早已預計不容易。一如其他傳媒的經歷,約他做深度長訪問,他短短的回答一句:「Within half an hour.」五千字喎,盡快啦。他一於少理,只問:「When and where?」我提議他先給我幾個日子,方便找間餐

admin

· JET PEOPLE

林保怡 嘆息還是歎世界?

林保怡喜歡咬文嚼字。問他拍《歎息橋》中,最「歎息」的是甚麼?他坦言,《歎息橋》是「歎」世界的「歎」,而不是「嘆」息那個「嘆」字,自己沒有任何嘆息。老實說,兩個字現已相通,他的答案有點取巧,又或是與《歎息橋》的主旨一樣,同一件事,從不同人的角度來看,各有不同意義。 Text: Nic WongInte

Nic Wong

· JET PEOPLE

叔叔的愛 太保、袁富華

訪問未開始,甫坐下,袁富華即說:「我哋使唔使又坐咁埋?又癡咁埋?我地癡埋咗好耐喇!吓,你又想嘴嘴呀?唔好喇!」說罷,太保作勢摸摸袁富華的大腿,大家都忍不住笑了。 究竟,是甚麼原因驅使兩個陌生人無緣無故走在一起拍《叔.叔》?是愛,還是責任? 太保,70歲,原名張嘉年,從影五十年,一直演出商業片,早年是

Nic Wong

· JET PEOPLE

K Kwong 做人真係好化學

化學,彷彿沒多人會看上眼。沒想到去年的抗爭運動,今年的抗疫運動,促使化學教父鄺士山博士(Dr. K Kwong)終於出山,無論是催淚彈、水炮車、口罩、稀釋漂白水等範疇,人人當他「神咁拜」。 K Kwong,中文名「鄺士山」。他那學富五車的父親,當年以山嶽為兒子改名,其兄長取崑崙山的「崑」字,而他自己

admin

· JET PEOPLE

黎青龍 戴口罩是常識吧

準備訪問之際,我問黎醫生:「拍片訪問時,除口罩可以嗎?」 黎醫生擰擰頭,沒好氣地說:「影相拍片訪問,我想戴口罩!我想show俾人睇,我們就是要戴口罩,沒理由唔戴。嗰個人唔戴口罩,很癡線,只是硬頸。習近平都有戴!」 沒指名道姓說「嗰個人」是誰,他只揚言:「封關與否,只為香港,不是藍黃。」 閒談提到「嗰

Nic Wong

· JET PEOPLE

勇氣需要一代人 鄺俊宇

經過層層水馬,完成重重安檢,終於踏進森嚴的立法會大樓,來到鄺俊宇稱為「睡房」的辦公室。這場抗爭運動中,多次到衝突現場作緩衝的鄺俊宇,人氣急升為「鄺神」,遊走街頭與議會,難怪神人也累透,只好淺睡於戰場上。這陣子他每夜只睡四五小時,上月連台灣大選也沒餘閒親身經歷,一心坐陣香港立法會,堅決反對警察加人工的

Nic Wong

· JET PEOPLE

跳下去是理性判斷 曾智華

曾智華患過情緒病,全身乏力生活無法自理,差點兒就跳下去。回想人生交叉點,他解釋:「當時我覺得跳下去,其實是很理性的分析判斷。既然辛苦到不能做任何事,又看不見人生光明,不如死了算。」 當然,他最終沒有跳下去,感性戰勝「理性」。他突然看見了發光十字架,與神對話,更直接是「與神講數」。只要上天給他健康,他

Nic Wong

· JET PEOPLE

葉德嫻 唔好連累啲後生

「我又老又鈍腳又跛」,葉德嫻在訪問中不斷慨嘆的一句。 她自嘲是個「老嘢」,每次看到年輕人上街,她也很想一起衝,但她花盡氣力按捺自己,皆因不想連累年輕人。「我很佩服他們、感激他們,要不是他們,惡法已經通過了,我覺得香港人永世欠了他們。」 從未想過,以往給人感覺奄尖聲悶、堅守自己原則的Deanie姐,因

Nic Wo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