許廷鏗 造夢的條件

幾年疫情下,許廷鏗有段時間被逼停下歌手牙醫兩份工作,使他多了空間去審視自己的生活,竟意外生出了一個「疫情後的許廷鏗 」。去年,他決意離開上一間公司,自掏腰包組成公司「自許紀錄」,一下子由國際唱片品牌歌手變成公司老闆兼獨立音樂人。在他以往的職涯,輾轉於兩間大公司,不論是心態抑或是創作,似乎一直尋求某種絕對的自由與自主,但在過程中發現這美夢價值不菲。

那麼是否物有所值?也許答案還不明朗。但許廷鏗能肯定的是,他真的很喜歡現在這個新的許廷鏗。

text yui
StylingCalvin Wong
PhotoKim
HairDerek Li @Xenter
MakeupKhaki Ya
Styling Assistant Chan Fungza

| Alfred職涯輾轉兩間大公司,離開華納後,曾經有半年空窗期,那期間有何體會?

對於我來說本質上沒有空窗期這回事,那個所謂空窗期其實是我的調整期來的。用一個具體的比喻,我們大多時候都清楚知道自己不想要些甚麼,但當自由回到手中時,你知不知道自己想要甚麼?中間經歷過一段頗迷茫的時間,甚至覺得應該之後未必會再有音樂作品,因為自己懂得太少了,以前以為好手扳眼見功夫的事,例如說申請版權、作曲填詞,這些我都毫無經驗。但也只好見步行步,走的每一步都是學習。然後就會發現,在一路學習的過程當中,會不斷鞏固自己的comfort zone,亦都不斷地將不安感逐步搣甩。去年10月4日就決心以自許記錄這品牌出歌,以<佛系人生>,這首歌,去表達最當下的,這種新開始的感覺。

| 先後離開兩間大公司,決心自立門戶的契機是甚麼?「自許紀錄」此名有何寓意?

因為想做一些不同的東西,簡單來說是想要打破一些慣性吧。而這些慣性可能是我過去十幾年裡,不知不覺間認為是norm的東西,「正常就咁諗咁做啦」。因此不知不覺間,這些年來將自己的可能性與創作力壓縮與減少。至於「自許紀錄」這名,是來自夕爺幫我寫過一首歌詞叫<慌>,最尾一句是「勇敢得我自許」這個「自許」類似self appreciation的意思,而恰好我也有一個「許」字。「紀錄」是來自Alfred,我把records這字拼起來,巧取唱片與紀錄的雙關詞意,便是Alf-records。希望品牌有日能成為獨立音樂人一點借鏡,鼓勵大家開創自己的道路。以前總是由別人打開門鎖,但這個世代,或者更加適合自己手握著著門匙。

| 「自許紀錄」這間公司要追求些甚麼?

以往在兩間大公司工作,我都不算是一個特別乖的歌手。在電視台工作時有次特別任性,當時我做了一首歌叫<你在我在>,想為它做一個宣傳品,找了慧敏哥幫忙設計一個類似信件形狀的宣傳材料派台給DJ。雖然宣傳人員覺得是花心思的,但同一時間他們都不敢太張揚地派出去。後來才知道,當你同一間公司裡有其他歌手的時候,這樣做別人會覺得「大細超」。原來,當你想做好一件事,其實都頗複雜。縱然你有心,在商業的世界你想做好一件事,是有很多準備功夫的。這類事情我在軒仔身上看到許多他的能耐,他有辦法令到身邊的所有人都OK。儘管軒仔做事很理想主義,但他總有辦法令到最後成果讓人感覺是好的,周邊所有人都舒服、開心。用心不是「大晒」,都需要方法。所以在那個階段,我發現自由原來是有代價、掣肘和限制的。

| 談到「大細超」,你認為娛樂圈是不是一個公平的地方?

我選擇相信世界是有公平的。但現實就是,尤其是在商業的世界並不存在公平,最不公平的位是,當將你一個本身的興趣、你娛樂消遣模式變成一個搵錢工具,就更加變得不公平。也許不公平的位置是,只要你一想做這件事,你的動力大過對方的話,那就要付出更多。但換個心態,這個又可以是公平,因為是你想的嘛,你希望做到這件事,那你就要為它負責。與其渴望公平,不如渴望有條件繼續發夢,這個心態更加適用。

| 比較初出道與現在,明星的定義在你心中有沒有轉變?

我初出道的時候,明星的感覺是比較「明星」的,光鮮一點、浮華一點、地位超然一點、難接觸一點。然後現在明星就更追求貼地,更容易接觸。因應不同年代有不同的需求吧,我以前也會先入為主地認為,明星應該不要太易被人接觸到,但現在發現Instagram原來能發生很多好事。除了我們容易被人接觸外,我更容易接觸聽眾與樂迷,知道他們想些甚麼,有機會跟他們聊天,發現溝通原來是雙向的。現在這些溝通好直接,甚至有時是太直接,但這種直接的交流對我來講讓我更清晰自己想要甚麼。

| 你曾說:「如果變叻是要一個人失去感受與棱角就寧願不需太叻」,自己最自豪的本領是甚麼?

我覺得自己人生最叻的一件事是選擇做好人。陳詠謙為我寫了首歌叫<感覺良好>,其中chorus第一句是「做個無人嘉許的好人」,第二句「誰話比豬更笨」。我覺得是的,做好人有時聽上去很基本,但當你遇到一些不好的人時,要堅持做好人是好難的。像我們小時候幼稚園,別人推了你,你就會想推回去。你會覺得那才是平等,是公平,但你如何去待人處事,那些事情便會如何回饋你。英文表達可能會再準確一點,「Always choose to be kind」,善良是種選擇來的。我覺得沒有人天生是絕對的好人,或者絕對的壞人。這些觀感都是由個人選擇堆疊出來的。

| 作為歌手,你覺得自己在以往職涯交出了怎麼樣的成績?

我覺得自己現在或多或少是在還債。我初出道的時候態度都挺囂張的,可能因為早早就得到很多事物,一出道就有人認識,又會覺得旁人為你做事是理所當然的,不知不覺就會向他們發洩了情緒,當對方是一個工具,但其實大家都是人。尊重人其實都要先尊重自己,但是我覺得自己都還未完成這個課堂的,依然努力學習中。希望留得低的是功德,而不是陰騭。

| 關於這次自資的個唱【in the round】,有甚麼特別之處?

這是我自己公司開的第一個演唱會,選擇回到2012年人生第一次開演唱會的舞台九展。有朋友知道這次是開四面台,問會不會似上次紅館開騷一般,設下一個罩笠住自己。好幾年前我都覺得自己時會「起弶」的人,而那些「弶」其實是不安來的。但我希望這次能夠脫下罩,「in the round」也是這樣的意思。在雕塑的世界也有另一個解釋,代表著可以四面供人鑑賞的。希望能夠坦蕩蕩面向觀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