侯孝賢

JET TALK

《老狐狸》蕭雅全專訪:同理心不可能解決一切,我沒有那麼天真

前作《范保德》之後,蕭雅全停頓了五年的時間,是他人生中一段挫折時期。電影票房滲淡,公司解散了,中間曾經有過另一個案子,後來又放棄。花了一點時間後,又重新執筆寫新作。然而那五年沒有憑空消失,2023年他帶著《老狐狸》歸來,更一舉拿下了幾個金馬獎主要獎項。《老狐狸》幾乎就是蕭雅全版本的《你想活出怎麼樣的

JET PEOPLE

侯孝賢專訪 | 借電影批判社會 只拍自己喜愛 肯定後無來者

看侯孝賢的電影,大抵只有兩種反應,一種是迷戀長鏡頭,細味演員與場面的細膩變化;另一種則是按捺不住,沉悶得呼呼大睡,皆因他的電影作品充滿著固定鏡位與長鏡頭美學,其強烈的個人電影風格引來批評者眾。聲音絡繹不絕的同時,不少中外影評人與他口味相近,正如芸芸中港台優秀導演之中,能夠奪得康城最佳導演獎的華人,僅